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周刊

李易的官方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参考创办人、中国消费类电子产业链整合第一人、中国科技评论第一人、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发起人、财新网思享家、财经网名家博客、《IT时代周刊》特邀专栏作家、易观国际特邀观察家、中关村在线首席特邀评论员、多家知名跨国咨询机构特聘顾问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,非常想做一个河北小村庄的男人  

2010-06-20 03:5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末的晚上,我,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,欣喜若狂。

 

抱歉,我的欢喜和南非世界杯无关,你叫我是伪球迷那都是对这个名词的侮辱。足球,我压跟就不CARE。

 

满心欢喜自然有满心欢喜的理由,今晚,我,感觉找到了人生的圣地,一个属于中国不成功男人族群的世外桃源,这个地方又是如此的触手可及,我保证,你连因私护照都不用办。

 

你,还在怀疑?我,很生气!你可以不相信李易,却不可以相信李易的心向导,她是一个女人,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,知识分子王小波的妻子,在我眼里,她是一位真正严肃的学者。

 

她的名字叫李银河。

 

今晚,看了李银河教授的《为什么女人吃饭不上桌?》,对我,产生了极大的化学反应。我在第一时间感觉,作为一个卑微而存在的中国男人,我的底气无由来的明显提高。《为什么女人吃饭不上桌?》,哪里是一部调查妇女地位问题的手记啊,这分明就是一部中国史上最值得男人一读的励志白皮书啊! 

 

在她的笔下,这个河北的小村庄,在家里有客人来时,总是男人作陪,请吃饭时,女人从不上桌,只是在灶间和饭桌前伺候。女人在村里不能抛头露面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不能跟男人平起平坐。

 

最令我感到畅快淋漓的是这段描述:村里有个女强人,以一己之力搞起了全村最大的工厂,她这样说:“地毯厂是我开的,但有客人来,他陪着吃饭谈事,我做饭做菜,端茶倒水。他讲半天废话,我趁机说几句对工厂有用的话。他在厂子里的任务就是:吃喝、抽烟、休息。外人都知道他现在成了老板,我是他家不拿工资的保姆。”

 

我十分羡慕这位女强人的丈夫,我更十分的希望,有一天,我在我的公司里的任务就是:吃喝、抽烟、休息。

 

最后,我以十二万分的诚恳和愚昧,呼吁李银河教授务必要做好保密工作,一定要保护好这个河北的小村庄,让它可以继续这么的大男子主义下去,拜托了。

 

毕竟,男权制的光辉已经黯淡下来,我们这些不成功的中国男人只剩下这一点点可怜的余晖了。

 

 

附:为什么女人吃饭不上桌?


作者:李银河


前些时在河北农村调查妇女地位问题,发现了一个非常刺眼的情况:在家里有客人来时,总是男人作陪,请吃饭时,女人从不上桌,只是在灶间和饭桌前伺候。全村不仅严格实行这样的习俗,而且在观念上,全村男女一致认为,女人就不应当和男人一样平等地坐在桌子前吃饭。
 
一位农妇这样说:“一般是男人陪客人,女人做饭,上桌让人笑话。”另一位说:“女人做饭,做好饭后也不能上桌,不能进屋,在外面等着收拾桌子。男人陪客人。谁家的女人也不能上桌啊!”这习俗甚至能够强悍到超越亲子关系顺序的程度。一位丈夫已去世的单亲母亲说:“他(丈夫)活着的时候他陪,没他了俺小子(儿子)陪。”这习俗有时能达到荒谬的程度:村里有个女强人,以一己之力搞起了全村最大的工厂,可就连她也没法摆脱习俗的罗网。她是这样说的:“地毯厂是我开的,但有客人来,他陪着吃饭谈事,我做饭做菜,端茶倒水。他讲半天废话,我趁机说几句对工厂有用的话。他在厂子里的任务就是:吃喝、抽烟、休息。外人都知道他现在成了老板,我是他家不拿工资的保姆。”
 
女人吃饭不上桌这个习俗在形成之初,很可能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:因为在我们中国这样的男权社会中,几千年来做饭都是女人的事,在男人跟客人谈话时,女人在忙着做饭上菜;在男人陪客人吃完饭后,女人还要忙着刷碗。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样一个习俗。尽管如此,当女人不上桌成为一种固定的规则并带有禁忌的严厉性之后,它就变成一种令人难以容忍的性别歧视了。
 
这个看上去很扎眼的习俗背后其实是“男主外女主内”时代的遗俗。
 
“男主外女主内”首先表现在劳动分工上:几千年来,除了个别南方农村,女人是不参加社会生产劳动的,男人下地干活种庄稼,女人在家里做饭洗衣带孩子。这样的劳动分工千年一贯制,早被视为天经地义,有人甚至为它找到了生理依据——因为女人要哺乳,所以只适合做家里的事,根本不适合出去工作。
 
其次表现在社会交往上:女人“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”,所有的待客作陪、社会交往就都是男人的事了。
 
最后还表现在道德观念上:女人“抛头露面”是不合适的,跟男人平起平坐也是不适当的,既怕有损于妇道,又怕给男子汉的权威造成威胁。
 
社会学的文化滞后理论(政治经济变化在前,文化变迁滞后)在这里找到了证据:虽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,广大农村妇女已经开始大规模地参加到社会生产劳动里去了,虽然女人早就参与到超出家庭范围的社会交往中去了,但是她们在这个河北的小村庄中还是不能抛头露面,还是不能跟男人平起平坐,还是不能在家里来客人时上桌吃饭。
 
夫妻平权模式虽然已经出现在不少农村夫妻的关系当中,但是,仅从陪客吃饭上桌的传统习俗看,男权制的残余在我们的农村仍然存在,而且以一种不容分说的严厉性霸道地呈现出来,仿佛在炫耀它延续了几千年的权威,为我们昭示男权制曾经的辉煌。值得庆幸的是,男权制的光辉已经黯淡下来,只剩下这一点点可怜的余晖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